张兆艺 / 全部文章 / 正文

张兆艺【关注】民生问题要久久为功-海拉尔区民政

by admin on 2019-03-15

张兆艺【关注】民生问题要久久为功-海拉尔区民政

张兆艺编者按:民生改善没有完成时,只有进行时。一个个民生领域的关键词、一组组掷地有声的数字目标、一条条切实可行的解决措施,都体现了党和政府抓民生工程精细化、人性化的努力方向。2018 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强调,强化民生兜底保障。提到稳步提高城乡低保、社会救助、抚恤优待等标准;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加强残疾人康复服务;健全社会救助体系,支持公益慈善事业发展等内容。如何倾情倾力做好托底工作,让每一个身处困境者都能得到社会的关爱和温暖,如何把群众最关切最烦心的事一件一件解决好,全国“两会”代表委员积极建言献策。
兜牢民生保障底线
民生兜底保障是一项保民生、促公平的托底性、基础性制度安排。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强调:必须多谋民生之利、多解民生之忧,在发展中补齐民生短板、促进社会公平正义,在幼有所育、学有所教、劳有所得、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弱有所扶上不断取得新进展,深入开展脱贫攻坚,保证全体人民在共建共享发展中有更多获得感,不断促进人的全面发展、全体人民共同富裕。
2018 年政府工作报告中再次强调,强化民生兜底保障,提出要“倾情倾力做好托底工作,不因事难而推诿,不因善小而不为,要让每一个身处困境者都能得到社会的关爱和温暖。”
目前困难群众占全国总人口数的比例大约在5.6% 左右,主要包括5311 万城乡低保对象,467万政府特困救助供养人员,46 万孤儿,2000 多万领取困难补贴和护理补贴的残疾人,还有近900万得到临时救助的人员。
今年“两会”期间,民政部部长黄树贤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把民生保障的底线兜住兜牢,实现从制度的全覆盖到实际工作、实际保障人群的全覆盖,确保全面建成小康社会时困难群众不落一户、不落一人。主要是完善城乡低保制度,健全低保对象认定办法,根据国家扶贫标准动态调整农村低保标准。完善医疗救助制度,加强与相关制度的衔接。出台加强临时救助的政策文件,提高临时救助的时效性、可及性。
全面落实残疾人两项补贴。继续做好孤儿、特困人员等群体的供养保障。广泛动员社会组织、社会工作专业人才和志愿者等社会力量参与脱贫攻坚。通过我们的实际行动,让广大人民群众特别是困难群众有更多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
民生无小事,枝叶总关情。强化民生兜底保障,是解决好人民群众最关心、最直接、最现实的利益问题,以保基本、兜底线、促公平、可持续为准则,不断筑牢民生保障底线。
全国人大代表、安徽省民政厅副厅长耿学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部分地方受限于地区经济社会发展水平,对特困人员供养服务机构的投入力度往往难以满足需求,致使机构设施不完善、经费不足、人才缺乏,影响了机构职能的发挥,迫切需要加强能力建设。”
对此,她提出三点建议:对公办公营的特困供养机构,符合《事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规定条件的,应依法申请和办理事业单位法人登记,解决当前公办特困供养机构法人地位不明确的问题,并建议解决2 名事业编制,做到人在编在,能让机构管理人员安心工作;保障特困人员供养服务机构工作人员的工资待遇不低于当地社会平均工资标准,并为其办理相应的养老、医疗、工伤等社会保险,消除其后顾之忧,提高人员的工作积极性,同时,加大对失能、半失能特困人员的集中照料护理经费投入力度;建立完善从业人员培训机制,提高特困供养机构工作人员参训率和持证上岗率,培育发展农村志愿者队伍,补充服务力量。
城镇特殊困难群体在生活中也面临着不少的困难和问题。全国人大代表、河南羚锐集团有限公司董事长熊维政指出,当前城镇特殊困难群体救助工作存在救助政策覆盖广泛性不全、救助体系统筹性不够完善、救助措施针对性不强、救助内容人文性缺乏这四类问题。
针对这些问题,熊维政建议,健全救助帮扶城镇特殊困难群体的政策。提高救困标准,根据经济社会发展实际,变单一的“收入型”准入制为“收入支出结合型”准入制,将重病、慢性病家庭,失去劳动能力的残疾人家庭等纳入救助范围,并出台针对失独、独残、重度精神病患者家庭的保障政策;完善救急机制,借鉴精准扶贫经验,出台城镇特殊困难群体救助实施办法,细化工作程序、提高经费统筹标准、落实经费保障,并做好临时“救急难”与其他救助机制的衔接工作;加强医疗救助,比照贫困人口医疗保障政策,逐步提高城镇特困群体的医疗救助额度和报销比例,切实减轻他们的经济负担。熊维政还建议要完善救助机制,构筑协同办理机制,建立快速响应机制,充实基层经办力量,同时整合救助资源,最大限度发挥救助效能。
保证留守儿童有学上
农村“三留守”群体一直是社会关注的焦点问题。十九大报告提出,健全农村留守儿童和妇女、老年人关爱服务体系。近年来,从国家到地方出台了一系列关爱留守儿童的政策,不少地方建立了农村留守儿童工作站,学校、共青团等也开展了大量的结对帮扶活动,这些对留守儿童的身心健康发展发挥了积极的作用,但留守儿童问题依然严峻。
据了解,从0 岁到16 岁的留守儿童目前有902 万,其中,588 万在义务教育学校学习,五分之一在技术学校学习。由民政部牵头,27 个部门和单位参加的农村留守儿童关爱保护工作部际联席会议制度已经建立,旨在帮助这些孩子生活好、学习好。
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教育国际交流协会会长刘利民在媒体采访时表示,留守儿童最大的问题是缺乏亲情和关爱,他们最有可能失学或者辍学,所以政府要采取措施保证这些孩子有学上。学校要加强对这些孩子的关爱,建立实名登记制度,使他们一个不少地进到学校学习。
家长要履行监护人责任,有可能的话带着孩子去打工,政府提供服务。政府、学校、家庭联起手来,让这些孩子的未来充满阳光。
针对留守儿童问题,全国人大代表王怀军提出建议,要加快构建专门针对农村留守儿童的关爱服务体系,以系统解决和应对农民工外出务工、儿童留守农村带来的系列问题。
作为一位身残志坚的中国科学院大学教授,全国政协委员中唯一一名盲人委员杨佳也将注意力转向留守儿童,建议加大公共服务建设与投入,改善贫困地区孩子上学条件。
“贫困地区大多属于偏远山区,交通不便,公共服务还有许多短板需要补齐。”杨佳在提案中写道。她提出建议,首先是加大公共服务建设和投入,更需要的是加大贫困地区公共服务建设和投入,夯实乡村振兴的制度基础。其次,要改善贫困地区孩子上学条件。这就需要千方百计提高公共服务水平,解决道路交通问题,提供学生班车,让孩子上学不需要走那么远的山路。
全国政协委员郭文圣也在提案中提出,解决好少数民族地区留守儿童教育问题,对于提高整体教育素质、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具有重要的意义。目前,许多少数民族村寨存在儿童上学路程较远、师资缺口较大,以及留守儿童心理健康亟待关注等问题。
郭文圣建议,要强化政府统筹,积极发展全日制寄宿学校,建立关爱少数民族地区农村留守儿童工作协调小组,逐步形成政府领导,各职能部门各负其责,家庭、学校、社会密切配合的少数民族地区留守儿童教育管理体系。发挥基层组织作用,构建社会呵护网络,各乡镇、村(居)全面掌握留守儿童的有关信息情况,建立志愿者服务工作机制,在有条件的地方建立社区帮扶中心。完善学校教育,建立留守学生档案,加大对留守学生的心理教育,丰富课余文化生活。办好家长学校,定期与外出打工的父母和代养人联系沟通。发挥公益组织力量,帮助留守儿童解决物质和身体健康需求,建立健全人格。就地消化或就近转移农村劳动力,增加农村就业机会,缩短务工农民回家周期。
为残疾人幸福生活“插上翅膀”
根据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有关数据显示,我国残疾人总数超过8500 万,其中,智力残疾568 万人,精神残疾629 万人;根据等级划分,属于重度残疾2500 多万人。
在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看来,这是一个庞大的弱势群体,“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我国残疾人数量众多,生存发展环境受限。其中重度精神残疾群体生存状况堪忧,他们的生存发展需要更多的保障。”周洪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为此,周洪宇建议,对全国残疾人口进行全面统计,精准划分残疾类别及等级。对重度残疾人口进行建档立卡,对他们的生存发展状况进行动态管理。他认为,要注重发挥社区在重度精神残疾人关爱工作中的作用;要加强对丧失劳动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的残疾人群体的福利保障,提高生活补贴和护理补贴标准。对家庭成员患有重度残疾的在税收方面予以减免等优惠措施。通过积极宣传引导,形成全社会共同关注残疾人事业,关爱残疾人的良好氛围。
残疾人脱贫,面临的困难更多、更大,如何补齐残疾人脱贫短板,攻坚克难、如期完成脱贫攻坚历史重任,也是今年“两会”代表和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张海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残疾人精准扶贫脱贫工作是目前残疾人事业发展的重中之重,在这方面,中国残联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张海迪介绍,中国残联正在开展“残疾人事业大数据”建设,目前已经获取3300 多万持证残疾人数据。“大数据不光是采集数据,更重要的是把数据应用于对接残疾人需求。比如某个残疾人需要一个轮椅、一根盲杖等各种需求都能在数据中体现。”张海迪表示,大数据建设对改善残疾人整体状况能起到很好的作用,是实现残疾人精准扶贫脱贫的一项基础性工作。
全国政协委员、佳木斯市残联副理事长张丽莉在今年提交的提案中提到,目前不少无障碍厕所的设施设计存在明显不足,比如缺少指示标识,无盲道坡道、无扶手抓杆、无呼救按钮等人性化设施,入口过窄,缺乏统一监管标准等。她建议,要规范无障碍厕所的建设标准,打造便捷、舒心的如厕环境,增加无障碍厕所的覆盖率。
“作为健全人意识不到的一个几厘米的坎儿,对坐轮椅的残疾人就是逾越不过去的一堵墙。”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盲人协会常务副主席李庆忠表示,目前我国社会公众的无障碍意识不强,无障碍的监管落实还缺少标准规范。实现无障碍目标还需要全社会进一步地支持,要加强无障碍专业人才的培养。而相较于公共设施无障碍建设,我国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力度更亟待加强。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残联副主席、画家高晓笛通过手语表示,应该在城市保障房建设和农村危房改造中同步考虑残疾人家庭无障碍建设内容,在制订和实施搬迁规划中同步做好家庭无障碍设施的规划与建设,采取推广家居无障碍通用设计等多种措施切实加大对贫困重度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力度。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执行理事会理事长鲁勇3 月19 日在人民大会堂“部长通道”上介绍,我国残疾儿童义务教育普及率达到90%以上,但仍有约24 万残疾儿童没有完全解决义务教育问题。鲁勇表示,下一步将加紧研究推动残疾儿童康复的救助制度,出台抢救性康复相关措施。
针对残疾儿童的教育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东城区特殊教育学校校长周晔今年也提交了一份关注特殊教育师资队伍建设的提案。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特殊教育领域的专业能力还不能满足日益复杂的残疾类别的多种需要,特殊教育队伍需要专业化的发展,在教学方法上要有突破创新,应进一步扩大特殊教育专业招生,完善特殊教育学科。周晔建议,要加强特殊教育教师的职前培养数量,优化质量,要进一步加强特殊教育在职培训,制定规划,拓宽渠道,不断提高特殊教育学校教师待遇以吸引更多人才。
我国《残疾人就业条例》规定用人单位应按照比例不低于本单位在职职工总数的1.5%安排残疾人就业,达不到规定比例的,应当缴纳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但一些单位“宁可交残保金也不招用残疾人”等情况依然存在。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工业大学校长乔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学校每年招收一两名残疾大学生,学校会努力创造条件,推荐帮助他们就业,最重要的是对贫困大学生、残疾大学生进行励志,辅助他们提升独立、创新、实践的能力和意识。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曙光学校校长刘卫昌也呼吁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企业关注残疾大学生就业,提高残疾大学生就业比例。根据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有关数据显示,我国残疾人总数超过8500 万,其中,智力残疾568 万人,精神残疾629 万人;根据等级划分,属于重度残疾2500 多万人。
在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洪宇看来,这是一个庞大的弱势群体,“现在面临的主要问题是,我国残疾人数量众多,生存发展环境受限。其中重度精神残疾群体生存状况堪忧,他们的生存发展需要更多的保障。”周洪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
为此,周洪宇建议,对全国残疾人口进行全面统计,精准划分残疾类别及等级。对重度残疾人口进行建档立卡,对他们的生存发展状况进行动态管理。他认为,要注重发挥社区在重度精神残疾人关爱工作中的作用;要加强对丧失劳动能力和生活自理能力的残疾人群体的福利保障,提高生活补贴和护理补贴标准。对家庭成员患有重度残疾的在税收方面予以减免等优惠措施。通过积极宣传引导,形成全社会共同关注残疾人事业,关爱残疾人的良好氛围。
残疾人脱贫,面临的困难更多、更大,如何补齐残疾人脱贫短板,攻坚克难、如期完成脱贫攻坚历史重任,也是今年“两会”代表和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全国政协委员、中国残疾人联合会主席张海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残疾人精准扶贫脱贫工作是目前残疾人事业发展的重中之重,在这方面,中国残联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
张海迪介绍,中国残联正在开展“残疾人事业大数据”建设,目前已经获取3300 多万持证残疾人数据。“大数据不光是采集数据,更重要的是把数据应用于对接残疾人需求。比如某个残疾人需要一个轮椅、一根盲杖等各种需求都能在数据中体现。”张海迪表示,大数据建设对改善残疾人整体状况能起到很好的作用,是实现残疾人精准扶贫脱贫的一项基础性工作。
全国政协委员、佳木斯市残联副理事长张丽莉在今年提交的提案中提到,目前不少无障碍厕所的设施设计存在明显不足,比如缺少指示标识,无盲道坡道、无扶手抓杆、无呼救按钮等人性化设施,入口过窄,缺乏统一监管标准等。她建议,要规范无障碍厕所的建设标准,打造便捷、舒心的如厕环境,增加无障碍厕所的覆盖率。
“作为健全人意识不到的一个几厘米的坎儿,对坐轮椅的残疾人就是逾越不过去的一堵墙。”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盲人协会常务副主席李庆忠表示,目前我国社会公众的无障碍意识不强,无障碍的监管落实还缺少标准规范。实现无障碍目标还需要全社会进一步地支持,要加强无障碍专业人才的培养。
而相较于公共设施无障碍建设,我国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力度更亟待加强。全国政协委员、四川省残联副主席、画家高晓笛通过手语表示,应该在城市保障房建设和农村危房改造中同步考虑残疾人家庭无障碍建设内容,在制订和实施搬迁规划中同步做好家庭无障碍设施的规划与建设,采取推广家居无障碍通用设计等多种措施切实加大对贫困重度残疾人家庭无障碍改造力度。
中国残疾人联合会执行理事会理事长鲁勇3 月19 日在人民大会堂“部长通道”上介绍,我国残疾儿童义务教育普及率达到90%以上,但仍有约24 万残疾儿童没有完全解决义务教育问题。鲁勇表示,下一步将加紧研究推动残疾儿童康复的救助制度,出台抢救性康复相关措施。
针对残疾儿童的教育问题,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东城区特殊教育学校校长周晔今年也提交了一份关注特殊教育师资队伍建设的提案。她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目前,特殊教育领域的专业能力还不能满足日益复杂的残疾类别的多种需要,特殊教育队伍需要专业化的发展,在教学方法上要有突破创新,应进一步扩大特殊教育专业招生,完善特殊教育学科。周晔建议,要加强特殊教育教师的职前培养数量,优化质量,要进一步加强特殊教育在职培训,制定规划,拓宽渠道,不断提高特殊教育学校教师待遇以吸引更多人才。
我国《残疾人就业条例》规定用人单位应按照比例不低于本单位在职职工总数的1.5%安排残疾人就业,达不到规定比例的,应当缴纳残疾人就业保障金。但一些单位“宁可交残保金也不招用残疾人”等情况依然存在。
对此,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工业大学校长乔旭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学校每年招收一两名残疾大学生,学校会努力创造条件,推荐帮助他们就业,最重要的是对贫困大学生、残疾大学生进行励志,辅助他们提升独立、创新、实践的能力和意识。
全国政协委员、河北省邯郸市肥乡区曙光学校校长刘卫昌也呼吁政府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企业关注残疾大学生就业,提高残疾大学生就业比例。
让慈善救助更加“优质”
扶贫济困、乐善好施是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践行公益、传递爱心也是现代社会的基本价值。在政府提供基本保障的同时,慈善组织日益成为社会救助体系的重要力量。中国自颁布实施《慈善法》以来,慈善公益事业进入“快车道”。慈善组织有序发展,募捐能力明显提升,新的慈善理念深入人心。
“扶贫济困是慈善组织义不容辞的责任,更是重要使命和历史担当。”全国人大代表、中华思源工程扶贫基金会副理事长李晓林在“两会”期间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道。他建议,慈善组织应提高政治站位,充分发挥优势,结合我国乡村振兴战略,在开展精准扶贫的同时建设美丽乡村,实现农村可持续发展,为从根本上消除贫困贡献力量。
“慈善组织具有贴近群众、灵活机动、专业性强等优势,可以迅速、准确地发现贫困群众的深层次需求并及时提供专业服务。为此,慈善组织要发挥自身所长,深入深度贫困地区,密切联系政府部门,积极沟通社会各界,在脱贫攻坚的基础上立足长远,面向贫困村、镇开展农村整体扶贫开发项目,为打赢脱贫攻坚战之后的农村可持续发展提供解决方案、先进经验和优秀案例。”李晓林进一步提出。
公益慈善组织发展迅速,如何有效监管依然是公益慈善行业面临的重要问题。今年“两会”期间,全国政协委员、香江集团总裁翟美卿提交了《关于尽快建立新时代慈善行业监管体系的建议》。她认为社会组织中“非慈善组织”部分存在监管法律真空,缺乏有效的社会监督体系,第三方监督管理机构缺位等问题。近年发生的数起打着慈善旗号非法集资的案例,也存在互联网化、影响广泛、涉案金额巨大等特点。
翟美卿建议,完善《慈善法》配套法规,确保落到实处。尽快出台新修订的《基金会管理条例》等配套法规,尤其是与慈善组织监督管理相关的“管理办法”、“管理条例”,明确政府、慈善组织、公众舆论三方在慈善组织监督管理方面的法律义务和法律责任,明确慈善组织在运作中应遵循的重要考核指标。
随着“互联网+ 慈善”快速发展,轻松筹、爱微筹、爱心筹等诸多网络慈善众筹平台成为网络慈善的新风向。有少部分网络慈善众筹在运行过程中游走于现行法律法规之外,形成了“骗捐”“诈捐”等负面影响,令其公信力受损。
全国政协委员、浙江大学副校长罗建红在全国政协十三届第一次会议发言中指出,当前亟需剖析网络慈善众筹平台运行监管的漏洞所在,探求行之有效的行政规制路径,补齐制度操作层面短板,推进网络慈善众筹平台健康发展,避免任由网络慈善众筹异化为网络慈善“众愁”。
针对求助者信息真实性无法有效辨识、各大众筹平台以及网络媒体之间缺少信息互联互通的渠道、对特殊困难对象无法有效持续帮扶等问题,罗建红建议,国家应加快信息化平台介入,增强网络慈善众筹平台对求助者家庭经济状况审核,避免公众爱心被消费,以此促进网络慈善众筹有序发展;相关部门采取多种措施来补齐监管漏洞,确保网络慈善众筹的安全。
罗建红还建议要避免脱节救助,“通过平台的数据分析功能,掌握需要长期接受救助的对象,将对象纳入社会保障体系,通过医疗救助、教育救助、住房救助等专项救助手段,逐步构建政府牵头、社会参与的社会救助格局。”他说道。
(来源:中国社区报)

6

« 张兆艺【公示】国家新型工业化产业示范基地发展质量试评价结果-唐山市小微企业双创公共服务平台

张兆艺【养鱼大全课堂】九招让金鱼的体色变得更鲜艳-养鱼大全 »

最新留言 divComments
    友情链接 divLinkage
    网站分类 divCatalog